资 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社会事业 » 正文

戴云地下交通线人物素描

  • 发布日期:2021-08-23
  • 来源:《瓷都德化》
  • 作者:连江水 文/图
  • 浏览次数:26510

◎连江水 文/图

铁打的男子汉

苏初鲁,1899年出生,德化县春美乡尤床村半山人。1943年11月参加革命,组建闽中工委半山交通站,承担接送、安置由闽中通往闽西北的干部达数百人次,并分担闽中工委游击队的后勤补给任务。林大蕃还在半山、新阁一带组建游击分队,苏初鲁为负责人之一。为保障游击队的休整和训练,苏初鲁在深山中搭建草寮、开辟训练场,并安置游击队干部的家属。

半山地下交通站所在地一角

1944年底,林大蕃率领30多名游击队员又辗转到半山、新阁一带活动,国民党调集重兵“围剿”闽中游击队,苏初鲁在反“围剿”斗争中被捕,历经酷刑坚贞不屈,在党组织的营救下得以获释。

1945年7月,国民党再次“围剿”半山革命基点村。苏初鲁再次被捕。时初鲁妻子身边正倚着林大蕃幼女林琼,便以外甥女之名搪塞过关,大蕃之母肖贤使、妇女部副部长林友梅及其刚产下的男婴正隐蔽于四扇后角间,要打开后角间的门需穿过六扇牛棚,四扇后角间门上涂满牛粪,果然敌兵看到门上满是臭牛粪,以为又是一间牛棚,缩身回去。敌军并不死心,把苏初鲁吊在梁上拷打,折磨得遍体鳞伤,后又押送到春美十八格继续进行严刑审讯。坚强的苏初鲁被敌人打得昏迷不醒,直到生命垂危,才由家人保回,但终因伤势过重,壮烈牺牲。

解放后,虎口脱生的革命老母亲肖贤使称苏初鲁为“铁打的男子汉”。

“死”而复生的战士

郭茂聘,1921年出生于德化上涌下涌村贫苦农民家庭,农闲常外出做点小生意。1943年11月,吴天亮、毛票等人开辟永泰至大田武陵垵的戴云地下交通线,十字格的李火进举荐郭茂聘当从山茶到大田的向导。听了吴天亮的革命思想后,到尤床半山苏初鲁家时,郭茂聘主动要求:要到大田见识一下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在大田见到游击队后,他从此铁着心跟着共产党走了。郭茂聘光荣地成为“挺进队”的一员。

郭茂聘的“五老”证

1943年11月,建立山茶地下交通站,郭茂聘为交通站负责人;同年,发展堂侄女郭线为接头户。1944年初在黄井村银角堀郭朝家建立地下交通点。1944年5月,由吴天亮、林大蕃介绍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1944年6月,郭茂聘参加省委游击队袭击莆田涵江交通银行战斗;1945年8月,参与游击队袭击永泰嵩口乡公所。1944年至1947年间,郭茂聘多次向接头户、统战对象筹集粮油等物质,送到游击队十字格等驻地。

1947年5月,被国民党特务逮捕,在监狱遭受各种酷刑,两个月间,他始终坚贞不曲,保守党的秘密。1947年11月,经地下党各方力量营救,郭茂聘佯装已死出狱,众人抬着他的棺材游村下葬。已死过一回的郭茂聘隐藏在十字格等地,解放后不忘革命初心,复出参加剿匪等革命工作。

缘起一碗树叶糊

曾稳,生于1894年,葛坑镇漈头村十字格的贫困农妇。1943年11月的一天,家里来了客人,吴天亮和毛票来到十字格奉命开辟地下交通路线。“十字格都是穷人,没米下锅是经常的事,这两碗树叶糊吃得下,十字格你们就住得下,吃不下去你们就别再来了。”曾稳端出两碗用山苍子嫩叶煮成树叶糊试探他们。吴天亮、毛票将两碗难以下咽的树叶糊一扫而光,从此这个贫苦老百姓便铁着心走上革命道路。

十字格交通站曾稳旧居遗址

葛坑漈头十字格建立地下交通站,曾稳担任交通员。1945年农历十二月初六日,闽中游击队祝增华、高祖武等率队从毛厝退到十字格、牛车坪一带隐蔽,被国民党一保丁跟踪监视。当时游击区遭到国民党的严密封锁,经济给养非常困难,曾稳省吃俭用,甚至挖野莱充饥,自愿将自己的粮食接济游击队。春节时,曾稳宰鸡款待游击队。保丁发现曾稳家少了一只鸡,追究查问,曾稳佯称野猫咬鸡,自己只抢回一大半,并取出一条吃剩的鸡腿给保丁看(其实是游击队员舍不得吃留下的),瞒过敌人监视。游击队在曾稳等村民掩护下,在十字格安度春节,直到二月二十日离开。

1946年4月,中共福建省委与闽中游击队负责人又到十字格活动,与曾稳取得联系,甲长发觉后,向保长李万年告密,保长抓住曾稳,进行威迫利诱要她供认游击队情况,曾稳从容沉着,保长一无所获,不得不释放。

1946年5月,隐蔽于十字格的省委游击队遭到国民党德化县自卫队围剿。国民党德化县政府保安队进驻十字格村“清剿”——“凡是跟共产党有关系的柴头椅子都要过刀”。此时游击队已在群众掩护下安全转移。保安队将曾稳逮捕关押在水口乡公所,严刑逼供,甚至用铁线穿过她的双乳吊了上去,直到乳房裂开晕死掉在地上。曾稳仍坚贞不屈。保安队把曾稳押解县城,途经南埕,关在南埕警察所。当天晚上,山洪暴涨,曾稳忍痛越狱,脱鞋及外衣于溪边,逃回娘家隐匿治伤,保安队以为她已被洪水冲走。治伤期间,她还是惦念游击队,动员乡亲们想方设法为游击队送粮送菜。

l950年1月,葛坑建立人民政权,曾稳积极投入剿匪、反霸、土改运动,受到群众爱戴,被选为漈头乡副乡长。1958年,出席福建省妇女勤俭持家代表会。是年6月病卒,年64岁。

只有四个字的供词

黄冬,女,生于1884年,德化县水口镇湖坂村人,嫁毛厝贫农毛光储,生四子四女,其中次子毛材、三子毛票参加中国共产党闽中游击队。

“我家兄弟多,迟早要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只有投靠共产党才有出路。”1941年,中共闽中特委永(泰)德(化)大(田)特派员林士带到毛厝村开展革命活动,挑夫出身的毛票就很少出去挑担,因为他在林特派员身上看到了希望。对此,母亲黄冬感同深受,全力支持子女参加革命,自己也投身革命事业,并带动嫁到他乡的女儿成为地下党的接头户、联络员。

毛厝村内的哨楼

1945年,省委游击队50多人隐蔽毛厝,供给上遇到严重困难。黄冬先是把家里有的粮食、笋干、蔬菜送去。家里只剩一头牛和猪,本来是准备卖了给毛票娶亲做聘礼,最终她把牛和猪杀了资助游击队。家里粮尽钱绝后,她又与儿媳东奔西跑,四处向亲友求借资助游击队。

毛厝自建立党组织后,先后三次遭到国民党当局的“清剿”。黄冬一家8人除了毛票、毛材参加游击队外,其余6人均曾被国民党当局一起关押在哨楼里。“家里没什么东西吃,也没人送饭,饿了好几天,后来幸亏有好心人一天送一次地瓜留住了一口气。”毛票解放后回忆,即便是这样,他的母亲供词始终只有四个字“我不知道”。

1947年5月,中共秘密工作人员到毛厝找黄冬联络工作,因奸细告密,黄冬又被捕,关押于水口乡公所。酷刑讯问,黄冬坚贞不屈。国民党军队将黄冬解押县城,途经南埕警察所过夜时,将她与一条大蛇关在一起,黄冬身心遭残酷摧残,导致精神恍惚。国民党当局仍不放过她,把她打入县府监狱继续关押。后来,实在不能从黄冬口中掏出半点东西,予以保释。

部分资料参考《德化人物志》《瓷都烽火》《毛票回忆录(初稿)》

[憨鼠责编:琼子]

  • 1
  • 0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如本站信息涉及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 网站客服 】或邮件:3603038351@qq.com,我们第一时间为您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