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社会事业 » 正文

大美无疆—中国花鸟画家司马连义从艺五十周年画展1月3日开展

  • 发布日期:2021-01-01
  • 作者:纳贤文化
  • 浏览次数:35871

【前言】

时值庚子年末,辞旧迎新之际,迎来大美无疆——中国花鸟画家司马连义从艺五十周年画展。司马连义,1947年出生于山东临沂,按照孟德斯鸠的地理环境决定论,在他的性格中一定不乏山东大汉的豪放、豪爽和豪情。16岁那年应征入伍,军旅经历和绘画的天赋让他有了艺术家“大司马”的美称。

其花鸟作品富丽锦秀,秉承中国画传统线描之基本造型手法,特别是对于恽寿平没滑法“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有”的精髓细细磋磨,同时又借用油画的方式去构图和使用色彩,并把油画细致的笔法用在工笔上,不经意间处处体现了“中西融合”“西体中用”的艺术追求。体现了一个时代的辉煌和气魄。

德化陶瓷源远流长,在中国陶瓷历史上曾经书写过辉煌的篇章,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和国际影响。当瑰丽的花鸟画遇上陶瓷,将迸发出又一种艺术的火花,无疑为德化陶瓷注入了新的灵魂。展览展出司马连义花鸟画及德化陶瓷,这是一场跨界的对话,也是一场完美的融合,必将为书画艺术和德化陶瓷带来更丰富的艺术语言和内容。

文化兴则国运兴,文化强则民族强。书画艺术与陶瓷艺术都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一脉,承载数千年中国文化之魂,此番展览,是辞旧迎新,也是振兴中国传统文化的一场艺术盛宴。

【展览信息】

指导单位:

中共德化县委宣传部、德化县文联

承办单位:

德化县图书馆(风池街15号)

协办单位:

德化明玉陶瓷艺术馆、卢思立艺术馆、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陕西六君伯乐传媒有限公司、绘心堂艺术品公司

媒体支持:

福建电视台、陕西电视台、德化电视台、收藏天下栏目、腾讯视频 、优酷视频 、网易视频 、搜狐视频 、爱奇艺视频 、今日头条、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

开幕时间:2021年1月3日上午9:30

展览时间:2021年1月3日-1月7日

展览地点:德化县福尧图书馆(风池街15号

策展人:李 辉

【司马连义艺术简历】

司马连义,1947年9月生,山东临沂人,1986年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师,国家友好画院副院长,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香港美协常务理事、副主席。

作品《努力学习保卫祖国》、《我为伟大祖国站岗》入选1972年全军美展,《晨练》入选1979年第六届全国版画展,《晨》入选1979年中国对外友好协赴日本东京迎春画展,并被东京博物馆收藏;《钢铁长城》入选1982年六届全国美展,《水乡》入选丹麦中国艺术展,《将军柏》入选美国纽约中国绘画艺术展,《岁月》获1991年第二届全国体育美展铜奖,1994年入选瑞士洛桑世界体育作品展,并被收藏;《山高水长》入选1994年首届全国山水画邀请展,《红云》入选1999年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国际水墨画大展,《绿荫》获1999年建国50周年全国美展成就奖。

《晨露》获2000年首届世界华人美展银奖、《高秋》获2000年首届世界华人美展铜奖,《云》入选2002年第五届全国工笔画展。《春林幽鸣》入选2007年第四届中国美协会员精品展,《清露》入选第五届中国美协会员精品展,2007年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司马连义花鸟画集》,2008年中央电视台九套播放《司马连义个人专访》,《盛夏》获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华艺术展金奖。

【作品欣赏】

表现花鸟的无限精神—司马连义的创作

邵大箴

司马连义1947年出生于山东临沂,按照孟德斯鸠的地理环境决定论,在他的性格中一定不乏山东大汉的豪放、豪爽和豪情。16岁那年应征入伍,军旅经历和绘画的天赋让他有了艺术家“大司马”的美称。司马连义于1977年转碾六朝古都南京,就读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油画班,结业后回到部队有更多的机会创作版画、连环画和宣传画。80年代初,司马连义又到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深造。

在油画领域,他先后得到著名油画家李天祥、徐明华等先生的指导。近十年的西洋画的练习,通过临摹、写生和创作实践,基本上掌握了严谨的写实造型功夫。当时他创作了一批静物、风景、人物等作品,其中《岁月》在全国亚运会画展获得了铜奖。如果是按常规的路子发展,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司马连义将是一位德艺兼备的油画家,把西洋古典手法和印象派色彩融为一体,形成自己独特的画风。但出乎意料的是,司马连义并没有沿着油画这条路继续前行,而是完成了一次令众人意外的转身,成了一位杰出工笔花鸟画家。

这个转变的前提,是司马连义在90年代初由部队转业到常州书画院,并担任常州书画院副院长一职。对于司马连义,这不能不说是一次挑战,虽然也不是完全与以前的知识和技能完全相悖,但毕竟以笔线为主体、强调笔墨情趣的中国画,与造型为主要手段的西画是分别属于两个不同的体系。司马连义经过认真思考,逐渐理清了思绪,开始努力适应新的工作环境,转变自己的绘画创作角色,向传统绘画进军。由于他有扎实的绘画功力和艺术修养,他很快在传统绘画中找到了感觉,辨别了方向。

众所周知,常州是清代画坛的“四王吴恽”之恽寿平的家乡,恽寿平创常州派,被誉为清朝“一代之冠”,他在《南田画跋》中有自己独创的艺术见解,“俗人论画,皆以设色为易,岂不知渲染极难”。又说“画以简为尚。简之入微,则洗尽尘滓,独存孤迥。”恽寿平的艺术特色也就在于一是染,一是简,让他能够在花鸟画领域保持“三百年间独步天下”的地位。恽寿平又说:“宋人谓能到古人不用心处,又曰写意画。两语最微,而又最能误人,不知如何用心,方到古人不用心处;不知如何用意,乃为写意。”由此可见,中国绘画所求者的“意”,无论是“简易”的写意画还是“巧密而精细”的工笔画,都是在精微地把握了客观对象之后表现其意象,只是语言手段简繁不同而已。司马连义花了不少时间,徜徉在中国美学和中国绘画史中,感受其恢弘和博大精深,而他最终选择了工笔水墨花鸟为主攻方向,深蕴“恽派”花鸟画也是缘于天时地利人和。

司马连义反复研习传统水墨画的用笔技巧,秉承中国画传统线描之基本造型手法,特别是对于恽寿平没滑法“有处恰是无,无处恰有”的精髓细细磋磨,同时又借用油画的方式去构图和使用色彩,并把油画细致的笔法用在工笔上,不经意间处处体现了“中西融合”、“西体中用”的艺术追求。可贵的是,他既看到中西绘画观念和技法可以相互借鉴、取长补短,又自觉地意识到在融合中必须恪守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在意境上自觉保持中国画的古典风范,与写实的西画保持距离。这样的思考表现了司马连义的睿智与机敏,即在精神上傍依和连接传统,而具体技巧、技法则大胆创新,与传统样貌相异。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反复试验和研究,他终于尝到了甜头,探寻到适合表现自己个性的新路径。

司马连义的创作突破了传统折枝花鸟画的局限,追求山水和花鸟完美结合的图式,融泼彩、泼墨、写意于一体,用工笔把最集中的关键之笔细致地描绘出来,把没骨法所具有的精细、丰富、和谐、艳丽而俊秀的效果呈现在自己的画中。图式、章法和笔墨技巧不墨守成规,赋予画面以新意,使他倍受鼓舞,增添了新的探索勇气。

从1998年的《美人风情》,到2000年的《高秋》,再到2011年的《富贵白头》,画面绚烂、华贵,璀璨、昂扬;而2004年的《春晖睛明》和《春晨瑞景》则是静谧、肃穆,优雅、精致。艺术大师徐悲鸿称艺有两德为最难诣者:一曰华贵,一曰静穆;而造诣之道则在练与简。司马连义深谙此理,他一步一步锲而不舍地朝着这个方向努力迈进,并取得了可喜可贺的成绩。2010年的《盛夏》获上海世博会“中华文化艺术博览”金奖,便是佐证。

司马连义努力在花鸟画的题材内容和形式语言中,在一花一草一树中,努力发现无限,表现无限。所谓无限,即花鸟之精神,自然之本质,还有画家自己的内心感情。在当今浮华躁动的社会,司马连义的态度能保持心远地自偏,既悠然意远而又怡然自足,洋溢着对生活的向往和憧憬,是值得我们赞佩的。有这种精神,他的画境一定能抵达一种永恒的“灵的空间”。

自然之质艺术之美——司马连义花鸟画的新语境

蒋和鸣

近十余年以来,司马连义先生以一名工笔花鸟画的身份频频亮相于各种画展以及宣传媒介。他的那些学院式的写实性工笔花鸟,以严谨饱满的构图,结实而准确的造型,细腻而深入的描绘以及响亮而丰富的色彩,颇令人耳目一震:既有传统的中国画艺术的写意抒情之长,又具有西洋画严谨写实的造型之胜,将中国画的文思意趣与西洋画的物理形质成功的融于一炉,确实展现了了一道别样的艺术风景。

熟悉司马连义先生的业内人士都知道,司马连义原来是一名优秀的油画画家,他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受业于著名油画家李天祥、徐明华等先生,其油画作品曾多次参加重大展览,并深获专家好评。油画作为外来画种,在植根名族土壤的历程中,虽然经历了一个多世纪诸多艺术斗士赴后继式的努力求索,但名族化问题至今仍未获得圆满解决。因而一些志存高远的油画家继续油画民族化的同时,又将目光聚焦到本民族优秀艺术传统上,希冀通过对民族传统文化艺术的重新梳理,挖掘以获得全新的艺术感悟、语言乃至形式。从理论上说,这是“两端深入”论的具体体现,从实践的结果来看,这种努力也的确获得令人可喜的成果。司马连义工笔花鸟画亦正是在这一实践中绽放的绚烂艺术之花。

司马连义涉足中国画创作的实践并不长,真正投入并潜心工笔花鸟画创作也不过十近十年间的事。20世纪90年代初,司马连义由一名部队画家专业为地方画家,来到钟灵毓秀的江南名城常州,就任常州书法院副院长。常州是“清刘家”之一 恽南田的家乡,“恽派”花鸟画艺术不仅在中国美术史上影响巨大。其余绪流传亦是代有传承、兴盛不衰,可谓“三百年前见独步天下”。就近代以来的常州籍著名画家而论,汤润之、汤定之、冯超然、刘海粟、谢稚柳、吴青霞等,均无不接受过“恽派”艺术熏陶,这足以证明“恽派”艺术具有地影响了深厚的内蕴与丰沛的资源。对中西绘画颇有研究的司马连义一眼就看中了“恽派”艺术这一充满无穷魅力的艺术宝藏,他决意借中国花鸟画这载体来作为中国绘画比较研究和桥梁和“两端深入”的切入口,常州以及“恽派”艺术正是他扬帆镀津之地。

司马连义又清楚地看到,恽南山“没骨法”虽深深地影响了有清以来三百多年的花鸟画坛,并相继催生出了“扬州画派”及“海派”两大高峰,但“写意”之风气的盛行以为商业因素的影响。所谓逸笔草草,不求行似的粗率之风泛滥,已远远疏离了“写生正派”的艺术初衷,这不可谓不是个极大的遗憾。中国花鸟画自五代独立成科,至两宋即臻艺术的高峰,宋代花鸟奉行的写实风格及其纯正气息,正是“恽派”花鸟画的源头的脉所在。鉴此,司马又一头扎进宋画之中,寻根求源,觅取真经,同时又结合自身之长,深入生活,汲取自然养料,写花卉之精神,究物理之本质,而后一番提炼纯化、惨淡经营,那一幅幅颇具“异质”的工笔花鸟画作品便源源不断地呈现在了大家的眼前,让观众感受到了清新的自然之美和浓郁的艺术之美。

我观司马连义先生的工笔花鸟画,确已渗透了作者独具个性色彩的众多因子,作品面貌也与当下从多工笔花鸟画作者拉开了不小的距离。观其气象,窃以为可称之“新写实主义”花鸟画,其作品虽承两宋院体之脉,又渗透“没骨“等体法,然严谨之构图、写实之手法、取景之视角、造型之法则以及色彩之运用,显然借鉴了西画的种种理念及元素,故作品一贯地显出法度森严、层次分明、色彩响亮和谐、大气而充满张力的视觉特点;审其内质,我以为司马连义虽承两宋”院体“一贯的写实作风,又秉中国画传统线描之基本造型手法,但线条功能的淡化和块面结构的强化又是显而易见的,加之工写之结合、色墨及色相微差之对比,山水与花鸟相融的“大花鸟”格局,处处显示出作者对“中西融合”、“西体中用”的艺术追求,其作品也强烈地显现出“现代型”与“当代性”的艺术特征。

司马作画长于设计经营,对于“图式”的完美追求尤为倾心,大至整篇的宏观谋划,小打一枝一叶的巧妙布置、皆处心积虑、反复推敲,而对于画中物景的处置更着眼与虚实、黑白、节奏、主次的步伐关系的调度,这使得其作品常显得法度规整、品貌端庄严,有一种“大家闺秀”般的磊落大度,少了一分“碧玉小家”的温婉粉脂气。司马作画严谨的作风是一贯的,在白描勾勒与反复分染到多层罩染的“院落体”式创作程序里,他从无腻倦之感,仿佛回归到了劳作的单纯与情境的静谧之中,感觉轻松愉快而甜蜜。他的画细而不腻、工而不硬、明丽而不娇艳、结实而不滞板,是那种意笔性的工笔而非步步如弈般的摹刻,因而其作品在流畅之中不失大方而开放的气度,在视觉的包容性和人格的亲和力上均带出一股朴实、健康、爽朗的平民化的单纯气息。

司马十分推迟两宋格法,但他却不迷恋那优美柔弱的古典形态与温文尔雅的灰暗调子。对于传统的领悟,司马主要得益于“读”而非“临”,他长期浸浸灈于画室的心灵独白,辗转创作于客观的自然空间和物象那充溢着真情实感的现实空间,在“传统”与“生活”、“古典”与“现代”的对语中他紧紧抓住“当代”这一主题词,决意以当代人的真情实感来创造符合当代审美感观的工笔花鸟画。司马曾时常感叹身居闹市的“孤寂”以及人与自然疏离的“落寞”,但对于一般都市画家热衷描绘的郊外闲花野草,司马却又不屑那卿卿我我的小紫情调,这或许是多年军旅生涯的影响,也或许是出身齐鲁大地之故,他故事里崇尚的始终是大气与力量的美、健康与朴实的美、清新与爽朗的美,即使是工笔花鸟,也要体现出自己一贯的美的理想。

因此,当我们品读司马先生的作品,不难发现其取材视野是十分广阔而独特的,他时常有意避开人们司空见惯的花卉禽鸟,而专以不为常人看重或不为时人所偏好的自然场景、花木鸟虫为描写对象。这些寻常的生命一经他的匠心经营、精雕细琢立刻焕发出蓬勃的精神与崭新的境界。需要说明的是,司马对这类题材的选择并非为猎奇或取悦之举,而是寄托了他对世间万物生灵及平凡人生的赞美,借此唤起读者对平凡生活及大自然的关注与热爱,蕴涵了深厚的人文情怀。司马虽具坚实的写实功力,但他从不借假功力来卖弄技术以忽悠观众,他关注的只是意境和营造和情感的抒发。他以传统为为母体,以现代为参照,借助点、线、面、黑、白、灰等形式语言将景物巧妙的加以整合,又渗以构成等现代审美意识,将花鸟画艺术的视觉观感推倒了传统中国画审美的临界点。因此,观众在他的画前常常忽略了那些枝叶鸟石的具体描述,而直接去感受其作品新颖的视觉形式,以及那喷薄欲出的生命活力和宁静和谐的自然气韵。

近年来,司马的花鸟画创作成果丰硕,作品除多次入展全国性重大展览,他还在北京、上海、西安、兰州等城市成功举办了联展和个展,并受到广泛好评。司马的花鸟画最动人之处,我以为是贴近自然,贴近生活。作品自然、朴野、爽朗、敦厚的气息和来自生活的真情实感的深切体悟,洋溢着蓬勃的活力鲜活的生命特征,一扫迂腐“程式”的麻木感,远离了苍白柔弱的“病态”和无病呻吟的“矫情”,这在当下工笔花鸟画坛无疑是一个令人欣喜而夺目的亮点。司马是一位有功力、有思想、有干劲的实力派画家,正值盛年的他自由地出入于中西绘画,坚持在中西两端深入的艺术道路上探索与追求,并取得丰硕的成果。他的艺术之途必将越走越宽广,他的艺术之花也必定会愈开愈芬芳。

[憨鼠责编:琼子]

  • 7
  • 0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如本站信息涉及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 网站客服 】或邮件:3603038351@qq.com,我们第一时间为您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