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 讯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社会事业 » 正文

田野调查 探究历史小细节

  • 发布日期:2019-12-27
  • 来源:泉州晚报
  • 作者:记者 吴拏云 文/图
  • 浏览次数:3696

核心提示

“温陵志”想传递历史真实的信息,这就促使我们去进行必要的田野调查。就像拍摄一部纪录片一样,需要一层层、一点点地去搜集研究资料,需要实地走访、观察、询问和调研,然后才能看清、读懂历史的原有风貌,记录值得记录的人与故事。2019年,我们通过脚步丈量,发现了许多泉州历史遗存下的小细节。□泉州晚报记者 吴拏云 文/图

关键词 瓷帮古道 文化积淀

德化制瓷历史悠久,出于外销需要,自古以来就筑有驿道。德化古驿道早于宋代即有记载,宋代开辟的古驿道是海丝物源地交通要道,在德化龙浔镇,特别是高阳村(古称“高洋村”)附近,散落着大量的古窑址,它们正是古驿道历史的见证之一。据史料载,德化境内的古官道有三条:东线经南埕、水口通往永泰港口嵩口,西线经上涌的上壅驿通往尤溪港口古迹口,南线则翻山越岭经由永春五里街许港通往泉州。由于历史上大部分的德化瓷,都通过南线送往泉州,再从泉州港出发走海运,因此古驿道就被叫作瓷帮古道。

德化瓷帮古道上至今依旧保存大量古瓷器碎片,有些上面还印有商号名。

我们重走了德化瓷帮古道。沿途依然能发现不少古窑址遗址。据说光在高阳村境内就有2处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宋元古窑址,还有明、清时期的古窑址28处,它们如同一个个承载历史风尘的“含珠巨蚌”,吸引着人们不断去探究其中故事。瓷帮古道不光是古窑址吸引人,历代以来的名人遗址遗迹,同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由北而南的跋涉中,我们发现有奉祀“开闽王”王审知的岭头宫;有立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的闽学教授、崇安教谕陈王道(号凤岐)墓道碑;有见证泉州宰相李廷机与高洋名士单辅友谊的金城堂;也有供奉早期海神“通远王”的金城寨等,此外还有紫云洞、六福观音院、世竹岩、福埕宫、金城桥等名胜遗迹。

关键词 泉州古桥 历史缩影

泉州地处东南一隅,依山傍海,境内山峦连绵,沟壑纵横,加之港湾迂回曲折,这样的地理环境客观上造就了地域多桥的特色。据泉州地方志载,进入宋代之后,泉州港日渐崛起,泉州海外贸易取得了世所瞩目的发展,这也推动了泉州交通的迅猛发展。泉州抓住这个难得的历史机遇,建造了大批技术水平高、坚固耐用的桥梁。民间俗称的“泉州十大名桥”——洛阳桥、安平桥(五里桥)、石笋桥、东洋桥、玉澜桥、海岸长桥、金鸡桥、顺济桥、凤屿盘光桥、下辇桥,全部诞生于宋元时期。它们不仅有宏大的桥梁规制,而且拥有先进的造桥工艺,诸如筏型基础、睡木沉基、种蛎固基法、浮运悬机架桥等建造工艺,迄今为人所津津乐道,也令游者叹为观止。

洛阳桥中亭岛上,记述该桥史迹的历代碑刻甚多。

后世在有宋一代的基础之上,继续推动桥文化的发展,致使泉州桥梁呈现千姿百态的奇丽景象。据《泉州桥文化》一书载,宋之前泉州有桥梁12座,宋时则有159座,元代32座,明代100座,清代120座,民国2座,朝代不详184座。由于各种原因,上述古桥有的毁于战乱,有的祀于山火,有的因年代久远而坍塌,有的因交通拓改而被拆除,迄今仍保存较好的尚有100余座。来泉州,别忘看古桥。那些桥以父辈似的刚毅,纵贯千载风雨,“车马安驱,蛟龙退避”,真雄观也!

关键词 丰州书院 文脉载体

南安丰州作为闽南文明发源地,古代文教兴盛,官学、私学竞相繁荣,影响深远。鹤归华表,如今古之书院大多逝如尘风,但幸尚有丰州书院存焉。在这座古邑学府内竖立着两块碑刻,揭示一方民众对于文教事业的殷切期盼。《南安县志》载,丰州书院是由县丞署改造而成的书院,其历史已逾260年。

丰州书院恢宏大气

值得重视的是,今丰州书院讲堂东西两墙分别立有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知县邹召南所撰的《新建丰州书院碑记》和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知县伍炜所撰《丰州书院膏火碑记》,这两块碑刻记载着兴建丰州书院的缘起、意义、规制和寄望,也记述下了书院经费募集的经过和意义,使得后人对古代书院有了更深刻、更全面的了解,称得上意义非凡。

关键词 文笔山 摩崖石刻

古有云: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不过,对于惠安文笔山(亦称文笔峰)来说,却有着另一番迷人姿态。明嘉靖《惠安县志》载称:“文笔山在二十九都,旧名香炉山,三石错峙,旁象鼎耳,中堆突如爇香状,后人更积石两耳之间,而剡其上为文笔。”不难看出,文笔山古时原是个酷似香炉的山峰,后来由于邑人的有意为之,使得这香炉状的山峰逐渐变成耸入云霄的“文笔”型山峰,进而成为象征“惠安文脉”的一座山川。

李恺撰文的崖刻引起游客的好奇

在今文笔山西北侧,留存有两方明代摩崖石刻,颇具稽史和欣赏的价值,也是文笔山人文底蕴的重要物证。其中一方为明代吏部郎中、湖广按察司副使李恺(号抑斋)亲撰,介绍文笔山对惠安文教兴衰的影响,以及明嘉靖至万历年间修复文笔山的过程,此文由李恺季子、庠生李呈春镌于石;另一方则记载万历甲辰年发生地震,文笔山“石累将颓”,广德宁侯(宁维新)捐俸重修,使文笔山“高增五尺有奇,雄壮倍之”的事迹。李恺廉洁奉公、谙通谋略,他在广东留下的“却金”故事,迄今为人津津乐道。归隐故里后,李恺参与筑城、守城,抗倭壮举令他受万民景仰。而他留于文笔山上的摩崖石刻,更将其峭峻风骨展露无遗,名山名士在文笔山上缱绻而成一段直抵人心的史话。

关键词 乡规民约 涵养民风

泉州素有“海滨邹鲁”“世界宗教博物馆”的美誉,对传统文化的坚守是这座古风犹存的历史文化名城的灵魂所在。在泉州,一些由古迄今保留下来的乡规民约,蕴含着优秀的历史文化传统和朴素道德准则,它们至今仍在规范基层社会生活、净化社会风气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这些散布于广大地区的乡规民约或许还带着“泥土气息”,但它们发端于民间生活的原始根性,使之对当地民众的言行乃至人生观、价值观,都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是自古以来和谐乡里的必不可少的文化养料。

泉州府文庙古榕树下的示禁碑(左右各有一块)

泉州的乡规民约源远流长,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明万历年间惠安县令叶春及所撰《惠安政书》的第九篇“乡约篇”,有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青阳乡贤发起的《青阳乡约记》碑刻,以及西街奉圣宫内的“六谕”之训、府文庙前的示禁碑刻、爱护大自然的《水尾树碑》、制止械斗的《府宪》碑刻、严禁勒索的《剔奸保民》碑,等等。发掘这些乡规民约内在精华和现代价值,对于涵养和谐清正的社风民风仍将起到重要的作用。

  • 0
  • 0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如本站信息涉及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 网站客服 】或邮件:3603038351@qq.com,我们第一时间为您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