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社会事业 » 正文

瓷邦古道访贤踪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 发布日期:2019-07-26
  • 来源:泉州晚报社-泉州通客户端
  • 作者:记者 吴拏云 实习生 周伦烨 通讯员 王双季 文/图
  • 浏览次数:5194
核心提示:德化高阳单氏的族谱里藏着一张古代绘制的《高洋乡图》。此乡图中绘有德化瓷帮古道的部分路段,制作精细,山水宛然,颇值研究。

古代绘制的《高洋乡图》

泉州晚报社-泉州通客户端7月25日讯(泉州晚报记者 吴拏云 实习生 周伦烨 通讯员 王双季 文/图)“德化高阳单氏的族谱里藏着一张古代绘制的《高洋乡图》。此乡图中绘有德化瓷帮古道的部分路段,制作精细,山水宛然,颇值研究。”近日,泉州华侨历史学会副秘书长王金镭一边向我们展示这张清代的高洋乡图,一边这样介绍称。细观此图,只见上面以古朴的笔调绘着山川、岭、隘、宫、厝、祖宇、坟石、桥、界石等物,一些德化古窑址也赫然出现在地图那些纵贯着的神秘弧线上。“图中大部分古代风物与现今情况相吻合,更让人缱绻难忘的除了古窑址外,还有那些名人遗迹。”王金镭表示,德化制瓷历史悠久,出于外销的需要,自古以来就筑有驿道。德化古驿道早于宋代即有记载,宋代开辟的古驿道是海丝物源地交通要道,在德化龙浔镇,特别是高阳村(古称“高洋村”)附近,散落着大量的古窑址,它们正是古驿道历史的见证之一。

瓷器碎片上还印有商号名

围绕德化的是连绵群山,乾隆本《德化县志》称德化县治“枕山凭溪,山曰龙浔,盘若睡龙。溪曰浐水,环如腰带。县前一水南来,会成丁字。水静而不激,山腻而不巉。双鱼揖于前,黄龙大龙翼于后,凤翥南朝,绣屏北拥,妙峰镇其左,大旗护其右。西有双阳芹山之秀,东有七台石牛之雄,其形胜故甲诸邑。”这重峦叠嶂的地形,也让古时的德化与外界联系颇为困难,官道也就尤显重要。据载,德化境内的古官道有三条:东线经南埕、水口通往永泰港口嵩口,西线经上涌的上壅驿通往尤溪港口古迹口,南线则翻山越岭经由永春五里街许港通往泉州。由于历史上所产80%以上的德化瓷,都通过南线送往泉州,再从泉州港出发走海运,因此古驿道就被叫作瓷帮古道。

古驿道与溪流相伴

在王金镭的带领下,我们重走了德化瓷帮古道。按照《德化县志》的记载,瓷帮古道“从县前铺路尾巷经塔尖旱池、陈拱祠、金锁形至县前岭亭入高阳境”,直到“出虎豹关至永春剧头铺”,此间约为15公里。再往永春五里街许港,还需脚程12.5公里。德化自古以来有着延绵不息的窑火,曾经挥洒先人汗水的窑址,便散布于各地的深山之中。如今重走古道,我们依然能发现不少古窑址遗址,据说光在高阳村境内就有2处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宋元古窑址,还有明、清时期的古窑址28处,它们如同一个个承载历史风尘的“含珠巨蚌”,吸引着人们不断去探究其中故事。

瓷帮古道不光是古窑址吸引人,历代以来的名人遗址遗迹,同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在由北而南的跋涉中,我们发现有奉祀“开闽王”王审知的岭头宫;有立于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的闽学教授、崇安教谕陈王道(号凤岐)墓道碑;有见证泉州宰相李廷机与高洋名士单辅友谊的金城堂;也有供奉早期海神“通远王”的金城寨等,此外还有紫云洞、六福观音院、世竹岩、福埕宫、金城桥等名胜遗迹。

“金城堂即单氏宗祠,一代贤相李廷机数次至此游学、讲经,高阳村人皆称李廷机为‘李先生’,曾出任合浦知县的单辅对李廷机更是礼遇有加,两人因此结为至交。金城堂的‘金城’二字据说是万历皇帝钦赐的,如今高阳村还有‘万历皇帝一天四赐金城’的传说。”据王金镭介绍称,近年来常有游客在古道上寻访古代贤士的踪迹,不失为雅事一桩,也让人们看到了德化旅游的前景。

古迹众多,文化积淀深厚,德化的这条瓷帮古道真可谓繁华入骨、流年如诗。每一寸土地下究竟深藏着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这恐怕要等更多细心的专家、学者一道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流传千载的古道传奇

核心提示:

宋乾德二年(964年),为了满足日渐增长的陶瓷运送需求,泉州至德化间修筑了这条驿道。明代从德化县前岭经岭头格,上石龟岭,至后湖窑,登羊广岭窑,达铺仔邮传机构的高洋铺,经两县交界的高洋塘报关,过草垵,出虎豹关,然后至永春桥头铺,这条驿道成了德化南下泉州的必经官道。有文献可证,历史名人朱熹、李廷机、张瑞图等,均曾行走过往此道。如今,人们重走瓷帮古道,试图在时空的穿越中邂逅那些流传不息的古道传奇。(泉州晚报记者 吴拏云 实习生 周伦烨 通讯员 王双季 文/图)

遍布窑址的古驿道

德化地处泉州西北部,坐拥群山。清康熙丁卯年(1687年),德化训导方祚隆在为《德化县志》作序时写道:“德化岩邑也,隶于温陵,处万山之中,与尤溪、大田、永福、永春相接壤。然地脉忽而耸峙俯临他邑,故由来文人每多俊伟超奇,地灵人杰,是耶非耶?”60年后的乾隆丁卯年(1747年),德化教谕曾晋为当时重修的县志作序时亦称:“德邑环山之中层峦叠嶂,缘疆而望,四面皆低,非舟车往来走集之区,故无浮嚣淫靡之习。”不难看出,古时德化交通往来不便。德化有驿道始于宋代,宋乾德二年(964年)德化至永春驿道修筑而成,这条官道也成了当时德化传递文书、运输物资、往来人员的交通大动脉。

古道不少路段掩于密林之中

“德化南下永春的古驿道,由于常年用来运输陶瓷,在后世被称为瓷帮古道。”泉州华侨历史学会副秘书长王金镭称,按照文献记载,瓷帮古道“从县前铺,过路尾巷,经塔尖旱池、陈拱祠、金锁形至县前岭亭入高阳境”,直到“出虎豹关至永春剧头铺”,此间15公里。再往永春五里街许港,还需脚程12.5公里。“现在走这条古道的话,出县前岭,高阳村为第一站。”记者跟随王金镭从省道203拐入高阳境内,只见眼前陡然出现许多蜿蜒盘旋的山路,据说这段山路大约2公里,竟有20多个大弯,民间称之为“德化最弯的公路”。这段路中有俗话所称的“四十八阶”,即连续登上48层台阶,有颗大松树,古时过往行人、商贩、挑夫到了这里,都会在“四十八阶”上稍作歇息。过了此处,再往上就是县前岭头,这里曾是古驿站遗址,但除了路边层层相叠的青石外,已无古迹残存。

高阳隘门耸立岭间

再往前进,抬头便见高阳隘门(又称关隘大门)耸立于岭间。据说,昔日隘门之下驿传、铺递、官差、商旅、肩贩等络绎不绝,每天要有上千人路过此隘。如今面前这座高阳隘门是1999年重修的,隘门上有楹联:“高踞金城寨堡,戴云风光龙浔胜景收眼底;阳昭蜈蜞龙窑,宋元薪火明清瓷韵涌心头。”这楹联所说的“金城寨”在德化历史上赫赫有名。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永春爆发吕尚四领导的农民起义,起义军人数达数万之多,这是永春县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战火波及永春、南安、德化等多地。南安进士黄养蒙所撰的《平寇碑记》(见民国本《德化县志·卷十七·艺文志》)记载下了这段历史,文称:“德化,泉之属邑也。依山为固,旧未有城,先令邓君景武始议筑之……迨夏五月,永春蓬壶吕尚四等乘倭倡乱,邻比之民胁从者不可胜计……丙辰,悉众众入围德化。维时,张侯饬守备,振兵威,分命教谕李君华严于巡守,而自统兵出击。西战金城寨,斩首百余级。东战窑头山,斩首三百余级……”张侯即当时的德化县令张大纲,他曾在瓷帮古道上重创吕尚四的起义军。经历过战火洗礼的瓷帮古道,就此威名远扬。而今路过遗址地段,人们耳边似乎还回荡当年鏖战时冲天的喊杀声。

崇安教谕陈王道的墓道碑立于道旁

在离高阳隘门不远处,有一保护碑立于道旁,上书“屈斗宫德化窑址”。据介绍,隘门所在地附近,古时即为龙浔高阳蜈蚣牙窑窑址。此窑建于宋元时期,烧制青白瓷,质地坚硬。在高阳村境内,相传一脚踩下去,可能就会发现一块古瓷片,瓷帮古道附近的每个山坡地都可能是一处古窑址的遗址。在高阳,现已发现并列入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宋元古窑址有2处,而清朝的古窑址则有高洋的杨坪张窑、大路巷窑,洞上的月记窑,铺仔的日记窑、破寮格窑,长林的大窑、窑仔等20多处。一个村子内能有这么多窑址,真是令人咋舌,由此亦可见德化瓷业之昌盛。

奉祀王审知的岭头宫

从高阳隘门出发,行约数百米便遇见一座古朴的小宫庙。宫庙名唤“岭头宫”,里面供奉着“朝天圣侯”神位。王金镭告诉我们,这“朝天圣侯”便是“开闽圣王”王审知。王审知,字信通,一字详卿,早年追随兄长王潮、王审邽四处征战,后为五代十国时期闽国的创建者。开平三年(909年),梁王升王审知为中书令,进封闽王。王审知管理闽地时以节俭自处,选任良吏,省刑惜费,轻徭薄敛,让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使闽地的经济和文化得到较快发展。同光三年(925年),王审知去世,因其对闽地贡献巨大,被宋朝皇帝封为“开闽第一”、“八闽人祖”。

奉祀王审知的岭头宫

闽地依托海洋的特殊地理优势,在唐代,其海上交通已有较快发展。王审知治闽之时,又大力推动和发展海上丝绸之路,使得闽国往北可通连日本、新罗等国;往南,可与东南亚、南亚甚至中亚等地交往,各地珍稀的商品泛波于海洋之上,闽国也逐渐变为海上交通要塞。但德化地处山区,为什么在岭头宫里会奉祀王审知?“那是因为王审知在位时治政有方,给福建各地百姓带来许多福祉,特别是海丝经济的进一步繁荣,德化也因此受益,陶瓷外销,民众安居乐业。由是,百姓对王审知感恩戴德,故设神位祀奉他。据说在泉州朝天门内古有敬奉王审知的宫庙,所以王审知又被尊称为‘朝天圣侯’。后来,在德化奉祀‘朝天圣侯’王审知的宫庙多达上百个。”王金镭解释道。

看着岭头宫内袅袅的香火,回忆起王审知广施德政、仁爱百姓的种种传说故事,不免心生赞叹:“王者气象,自在天道人心。”

桃李满门的闽学教授

沿古道继续南行,远远可见凤翥山明靓尖秀高出诸峰,清代德化训导方祚隆有诗曰:“丹穴飞来势未停,碧梧高顶一峰青。竚看举翮翔千仞,翽匕乘风舞紫庭。”这凤翥山的风光可见一斑。一行人正走着,却见路边立有明代德化人、崇安教谕陈王道(号凤岐)的墓道碑一通。墓道碑正面刻文:“明崇安县儒学教谕八十翁凤岐陈公暨配寇氏墓,万历四十七年已未六月初八日男标泣”字样,下半截深埋于土,应该还有“墓道”二字。背面刻文:“李心湖先生为凤岐考君铭:德重积兮有融,寿平格兮令终;陶植崇士兮木铎思长,子孙众且贤兮戬谷炽昌;天锡嘉穴兮龙岗郁葱,宜乐永奠兮万载蒸尝;勒徽乐石兮夜台有光。”

据民国《德化县志》载,陈王道为“岁贡生”。明清时,国家每年或每两三年从各府、州、县学中选送生员升入国子监就读,这称为“岁贡”,这批被录用之人便称“岁贡生”。据说陈王道家境富裕,他是到了69岁高龄才去闽学重地崇安县(今武夷山市内)当教谕的,前后整整干了6年。他在任内,振兴文教,重修书院,对前来求学的士子言传身授,最终桃李满门。陈王道81岁时去世,不少崇安学生特地赶来为之送行,场面十分感人。也正因此,南京兵部郎中李心湖才为其执笔撰写上文所录之《铭》。

陈王道在历史上也许只能算是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但他能在闽学先贤辈出的地方,凭借自己脚踏实地的工作,赢得了后世的赞美。

澹然寡欲的宰相挚友

绕过一个山弯,一幢闽南古式建筑跃入眼帘,这里就是金城堂了!据王金镭介绍,金城堂即单氏支派宗祠,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高阳人单辅就出生于此。单辅,字序弼,号岩泉,明隆庆元年(1567)恩贡出身。万历八年(1580),单辅出任广东廉州合浦(今属广西)知县。合浦盛产珍珠,举世闻名。单辅在合浦知县任内“清介自矢,执法不阿,廉明公正,不染百姓脂膏,不取合浦一珠”,是县志留名的清官。时任福建提学按察副使的郑三俊,闻知单辅在合浦的清风亮节,遂题匾“清修远蹈”相赠。据说该匾至今仍存。

金城堂十分古朴

“单辅在德化流传最广的,还是他与宰相李廷机结为至交的故事。”王金镭表示,单辅和李廷机的友谊可以用“相识相知”来形容。清乾隆《德化县志·卷14·人物志(下)·侨寓》载曰:“李廷机,字尔张,号九我,晋江人。微时游学至高洋乡,单辅礼款之,相得甚欢。”由此可知,李廷机是在年少时便游学至高阳(即高洋),并与单辅相识的。民国《德化县志》载称:“单辅,号岩泉,高洋乡人,少力学从李文节游。”按照文字推断,李、单二人应该还经常相约出去游学,故此友谊日厚。

据文献载,单辅为官高洁廉正,在合浦时,朝廷下诏查处“盗珠要案”。盗珠者以满斗珍珠行贿,单辅坚决不受,并以其为线索彻底查清严究,罪犯无一漏网。他在知县任内还奉命丈量土地,当时的土豪富户妄图逃避赋税,持重金数千“馈赠”,要求减半丈量田亩。面对巨额财物的引诱,单辅却未为所动,如数清丈造册上报,人皆钦服。合浦任满,单辅以政绩升广西平乐府通判。未赴任,旋辞官归隐。家居7年,于万历二十年(1592)卒于正寝。

万历十一年(1583年),李廷机会试第一(会元)、殿试第二(榜眼),授翰林院编修,后来官至宰相。李廷机致仕后,再次来到高阳,却发现单辅已去世多年。他非常伤心,称“独少一单岩泉,不能无恨”。

民国《德化县志》称:“(单辅)履任六年,不取合浦一珠。升平乐通判。解绶家居,无臧获。妻自炊,客至,使子传茶饭。李文节(即李廷机)高之,为举乡贤。”古时,“乡贤”是对有作为的官员,或有崇高威望、为社会做出重大贡献的社会贤达去世后予以表彰的荣誉称号。明清时期,拥有这一称号的人还可以入祀乡贤祠,接受民众的供奉。所以在古代,“乡贤”这一称号并不容易获得。李廷机因为崇慕单辅的高尚节操,故而举荐其为乡贤。在《李文节集》中有收录李廷机亲撰的《举单岩泉乡贤呈》一文,内文称:“(单辅)啸咏于山林岩穴之中,超出乎声色臭味之外。盖长贫而无悔,没齿而不谖者也。窃见世道既衰,士风日下,硕鼠之夫比比,羔羊之节寥寥;如本官(指单辅)者,卓尔好修,澹然寡欲;进而奉公洁己,有汉循史悬鱼留犊之遗;退而守迫固穷,有古贤人陋巷缊袍之志。况其无家而逃禄,迁秩而弃官;出处光明,始终高洁;求之今世殆鲜。”对单辅的评价可谓极高,认为他是世上凤毛麟角的高洁之士。因为有了李廷机的举荐,单辅最终列名德化乡贤(官府还为其建了一座廉坊),留芳千古。

金城堂是李廷机与单辅友谊的见证

据说,单氏宗祠得名金城堂,也是因万历皇帝知晓单辅清风亮节后,御赐“金城”二字。单氏全族皆引以为傲,“金城”便成了族群共用的堂号。在高阳当地还有“万历皇帝一天四赐金城”的传说,即万历皇帝除了赐名金城堂外,还赐名金城桥、金城隘、金城寨。但令人痛惜的是,金城隘已毁,金城桥也于十年前被拆毁。不过,在金城桥遗址上尚留一块古碑,碑上刻有明崇祯德化知县李元龙亲撰并书的《重修金城桥记》。

金城桥遗址尚留古碑《重修金城桥记》

千年风物的雁声鹤影

途经铺仔破寮格窑时,我们发现道边地瓜田内有不少古瓷片,有些瓷器碎片上还印有商号名,更为之凭添一份遐想。继续行进,不远便抵达高洋塘了。汛塘制,是清代实行的一种具有军屯性质的兵戍制度,高洋塘属于德化县汛管辖。“高洋塘曾是清代驻兵的关卡,如今成了游客的自拍胜地。”王金镭笑着说道。高洋塘附近的古道上,青石都被磨得光滑圆润,想来应是到此的游人众多所致。

高洋塘曾是清代驻兵的关卡

“再往前,便是著名的虎豹关了。”王金镭表示,虎豹关是现存古道的至高点,位于海拔约800米之地。古时虎豹关为德化南大门军事要冲地,两峰夹谷,形如虎豹守关而得名。传说,朱熹曾几次走过虎豹关,并留下千古传唱的《之德化宿剧头铺夜闻杜宇》诗篇。清康熙《德化县志·卷一·险要》载曰:“虎豹关,即剧头隘,德永交界处也。剧头岭高十里,隘在岭上。明令李元龙榜曰虎豹关,傍有寨,正临岭道。寨坠一巨石,则千百石相击而下。”据此看来,“虎豹关”是明代德化县令李元龙命名的,此关隘的险峻,从这县志的介绍中也不难看出端倪。

瓷帮古道上风景秀丽,深山严谷之间,岚气郁深,风拂竹林,带来一阵阵清凉。行走在羊广岭和五谷仙岭之间,可以发现这里的古驿道是顺着河流走的,山泉源浚流清,路旁绿中间黄的梯田层叠抬升,煞是好看。往远处眺望,群峰崱屴,千岩竞秀,势若飞来,更是令人心旷神怡。清代德化诗人毛一夔曾赋诗吟道:“览辉千仞飞来势,秀拔层峦出几重。彩翰欲翩新草木,锦苞仍吐旧花封。天标仪世无双岫,瑞应呜阳第一峰。不数群山难比翼,朝朝惟有片云从。”诗中景致与当下景色,竟宛如镜像一体。

德化古驿道既承载着苍茫远古的内里乾坤,又流溢着历史诗情的隽永柔丽,重拾古道之旅,领略千年风物的雁声鹤影,更让人对瓷都文化的厚重多了一份敬重。斗转星移,沧桑巨变,昔日的交通要衢或许不会再出现大批货物运输其中的画面了,但那些扑朔迷离的历史传奇,仍将深深吸引着人们不断去探究。

[憨鼠责编:琼子]

 
  • 4
  • 0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网站首页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闽ICP备05004707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526020001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