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德化资讯 » 陶瓷视界 » 正文

烧窑工:在土与火的交融中“锻烧”自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 发布日期:2019-07-22
  • 来源:《瓷都德化》
  • 作者:李宏图 许华森 林婉清 文/图
  • 浏览次数:10443

在我县,生产陶瓷历史悠久,始于新石器时期,兴于唐宋,盛于明清,技艺独特,至今传承未断,是中国陶瓷文化的发祥地之一。这些年来,我县交出的成绩单亦是令人瞩目。目前,我县有陶瓷企业3000多家,从业人员10多万人,2018年产值328.5亿元,是全国最大的陶瓷工艺品生产和出口基地、国家级出口陶瓷质量安全示范区,获评中国瓷都、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中国陶瓷历史文化名城,荣膺全球首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世界陶瓷之都”。

成绩的背后,是无数陶瓷从业者一代一代的勤劳和坚守。夏日的一个午后,变得很闷热,记者走进德化县世尊陶瓷公司生产车间,见证了一个普通陶瓷烧窑工的辛苦工作。

□ 李宏图 许华森 林婉清 文/图

李实温在开窑门,瓷器的烧成温度大约要1300多度,窑炉周边高达50度。

一窑烧12小时左右,温度高达1300多摄氏度

李实温,桂阳乡洪田村人,今年51岁,从事陶瓷烧窑工作已10多年,在我县也算是“年轻”的老窑工了。由于他从小长在农村,养成了吃苦耐劳的习惯。起初,他主要从事倒坯、压坯等工作。后来,他觉得陶瓷烧窑是个技术活,就转来当陶瓷烧窑工,从此也爱上了这份工作。

在世尊陶瓷公司生产车间,只见八个有大有小的窑炉分列两边,大的约三四立方米,小一点的约二立方米。李实温介绍,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不断发展进步,随着电、天然气等新能源的出现,我县改变了以柴火烧窑的历史,取而代之的是电、天然气窑。厂里的八个窑炉都由他负责,两个大的天然气窑和六个小电窑。

开始装窑了。“装窑看似简单,也很讲究,要有一定的耐心和技术。”李实温说,装窑水平的高低,对烧成过程中烧成制度的控制、烧成制品的质量有一定的影响。只见他把大小不一的坯体安放在碳化硅板上,用支柱(狗脚)作支撑,一层一层相叠。他说,叠时要装得正,适当留有空隙,以便火焰通行,空隙也不能留得太大,免得既浪费空间,也浪费电或气。

“这样一个四立方米的气窑,全部装满大约要两个多小时。”李实温说,为了提高效率,他一刻不停歇,直到装好一窑,通过轨道把窑车推进窑膛后,已是满头大汗。

“装电热井式窑,俗称堀仔窑,更不轻松。”李实温说,从底下开始装起,要弯下腰身,同样把瓷坯装在碳化硅板上,一层一层往上叠,直到装满。由于他的个子不高,长期站立和弯腰,患了腰肌劳损。

“瓷器的烧成温度大约要1300多度,一般要烧12小时左右。”李实温说,虽然现在大部分用电控箱设置好,但整个过程都要做到细致、到位,不得马虎。随着窑炉的温度逐渐升高,夏天车间的温度也上升了许多,窑炉周边的空气仿佛也开始燃烧,高达50度。长时间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中,每天出一身汗在所难免。

装窑看似简单,也很讲究,要有一定的耐心和技术。

瓷器烧成后,李实温从从窑膛里拉出窑车。

窑炉余温高达100多摄氏度,出一窑湿透全身

在烧窑过程中,时刻要关注温度表的变化,预防出现意外,天然气窑在升温过程中,要缓慢加气。在这过程中也不能疏忽,特别是在晚间烧窑,一夜通宵达旦也是正常的事。

“今天的烧成效果不错,辛苦没白费。”出窑了,李实温取出一个瓷器成品,和至尊陶瓷公司负责人李明堂在细细查看,都一致认为成品率较高,质量上乘,顾客一定会很满意。

“这时窑炉的余温高达100多度,这个瓷器的温度也很高,会烫到手。”李实温说,天然气窑降温较快,一般在五六小时左右,而电窑降温就没那么快了,一般在十五六小时左右,尽管如此,还是要戴上手套出窑。

“出一窑湿透全身是很正常的,就当锻炼身体吧。”李实温说,夏天这个季节,对他们窑工来说,劳动强度加大了,天热得不想说话不想动,甚至没了胃口,一天到晚不停地喝水,还觉得口干舌燥。出窑也要和装窑一样轻拿轻放,把每一层的陶瓷分类安放在箩筐中,以便质检员对产品进行质量检查。

时间就是效益,一年365天,从不间断。李实温介绍,有时为了赶时间及时出货,就赶着早点出窑,窑炉的余热一阵阵往自已身上窜,不到十几分钟,就热得汗流浃背,晶莹的汗水如同雨水般不停滴落。

“好在厂里准备了菊花茶等消暑饮料,有一定的解暑作用。”李实温说,出一窑完成,一口气就喝了好几碗都不过瘾。

李实温(右)取出一个瓷器成品,和至尊陶瓷公司负责人李明堂在细细查看。

爱上这份工作,只想把陶瓷烧得更好

“干一行,爱一行,虽然烧窑很辛苦,但我真是喜欢。”李实温说,他对这份工作很满意,除了在世尊陶瓷公司烧窑,还兼顾另一个厂家,现在月收入超万元。看着由坯体烧成了瓷器,心里就很满足,因为这些“作品”融进了自己的一份心血。

经过十几年的“锻烧”,李实温对烧窑了如指掌。他说,根据自己的工作经验,对烧成原理、方法和温度等进行总结,平时也不断学习和同行交流。

“每个人从事一份工作,也有过失败的经历。”李实温毫不掩饰自己的过错,在刚接触烧窑时,当时没那么先进,仅凭一定的经验,通过窑炉边的“照仔”孔安放“温锥”,观察测量温度的变化。有一次,以为时间未烧够,没注意看“温锥”,时间超过了,温度过高,那一炉陶瓷产品要么釉面裂开,要么变形,基本成了废品,损失了不少。

自那以后,李实温变得小心谨慎。他介绍,在低温阶段,由于坯体内水分气化,温度升至350度以后,水分基本排除,大约在500度时才完全关上窑门,并合理调节升温,让电窑充分氧化,让天然气窑充分还原。在高温阶段,大约在950度以上,直至最高烧成温度,要注意把握好氧化恒温期、强还原和弱还原3个不同气氛温度阶段。

“我想会把这份工作做到老,直到我干不了为止。”李实温说,把握好土与火的交融,烧制出最好的陶瓷回馈给顾客。

[憨鼠责编:琼子]

 
  • 0
  • 0
 

微信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网站首页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闽ICP备05004707号-1 |

闽公网安备 35052602000101号